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醉是一种奢侈


某天,一位女性朋友无意间感叹道好久没有尝试醉的滋味。曲指一算,哈,快10年的时间没有好好放肆的喝个痛快。






从来没有真正的醉得不醒;不知道该为这样的自律感到骄傲还是悲哀。



看着各种人的醉态,是一种乐趣。有的爱胡言乱语;有的又哭又闹;有的笑声不绝;有的即兴跳脱衣舞,这些都蛮可爱的。最可怕的一种就是会使暴力的,或强迫你陪他喝的那种类型。



最喜欢微醉的感觉。它让人感到很放松。微醉的我易于满足,似乎世界都是安宁祥和的。为一句普通的笑话而笑翻天。人也像飘在云端,轻轻的不着地;也会即兴的做一些随心所欲的事,如像蝴蝶在花丛般的飘飘起舞,作鬼脸。人在半醉半醒之间,享受着如梦似幻的感觉。



朋友们纷纷说有了孩子后,醉成了最奢侈的享受。担心醉了,失去了警觉。孩子在半夜啼哭时,听不见;或听见了不愿起来照顾,让他自生自灭;也怕睡得太熟了,把孩子压在身体下,使他再也见不到天明。



几年前,连续数月的压力后,我决定好好的让自己尝尝醉的滋味。选了一瓶喜爱的意大利红酒,点燃加添了玫瑰香精油的蜡烛。独自一人待在窗前凭记忆像想莎士比亚时代的冬天。细鹅毛般纷飞的细雪,在空中飘呀飘呀的停留在茅草的屋顶,大地渐渐如裹上银装的美人,在冬天的月夜里发出诱人的呼唤。



那一夜,酒安安静静,无声无息带我到达我的理想天堂。



朋友们都叹息说他们也想拥有这样的夜,只是孩子怎么办?



原来,醉对慈母们来说是一种奢侈。

3 comments:

  1. 你写得太好了,早就该开这个部落格,发挥你的所长 !

    ReplyDelete
  2. Shirley: 你应该也投稿到星洲日报,你写得太好了。到今天,你还是那么浪漫,那么富有想象力,那么地执著于心理和生理上的享受。连我这个读者,也陶醉于你那优美的字里行间。

    ReplyDelete
  3. 玉燕,
    谢谢你的鼓励。嘻,曾试过通过电邮投稿,因为电脑程序上的问题,没有通过。会在试试看。

    Bakeling,
    谢谢不那麽喜欢白字黑地的你也来参观。谢谢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