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五彩缤纷

美国现在是什么季节呢?
夏日炎炎,看着这些 Ice Kacang会不会有解暑的感觉?
曾听bakeling提起她有把食物还原的本领,今天刚巧要到她家去请教blog的东东,就买了两包Ice Kacang让她大显身手益街坊。
Bakeling每次和我谈到食物,就想到燕窝blog主。
那,那,我们是很关心你的喔!绝对不是使坏心眼,让你有得看,没得吃。我们绝对不是那种人喔,我们起誓(按着良心)。
没有啦!我们是在发挥“望梅止渴”这句成语的威力吧了。
没有效 ?
那更不是我们错,是老祖宗的错,老师的错,是blog的错,千错万错,错不在我!(现代人发挥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精神的最佳写照)
哎呀!讲酱多,冰都快溶了!




哇,好鲜艳哦!
Bakeling 说不用买两包,share就可以了。
哎呀,share的东东能让燕窝blog主流口水meh!
她真是太善良了。

Em!能数到几种颜色吗?
答对了,恭喜你,你没有色盲症。
什么?数不到?Oh,愿上帝祝福你。

咦,酱红的?会不会很甜?
不会啦,那叫诱惑。
一点都不甜,如果你没有糖尿病的话。



Posted by Picasa
嘿,为什么还那么完整?
我也是心地善良的人,如果最后一张照片是一点不剩和我们在抹嘴的模样,那么到美国去就得“睡街”了。
Bakeling,其实我们都不用担心。燕窝blog主那会在乎这小甜点,人家是吃燕窝的嘛!
还有喔,这些照片是Bakeling亲手照的,有字为证
(字是我打的啦!)。
Bakeling,我说过不夺人之美啦!不用谢!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童趣


智康很爱画画,他对于颜色的配搭有很好的天分,在画工和上色方面则需要多加努力。画工和上色是提供耐力的训练的跑道,而颜色的配搭是纯属天资的厚礼。

他的画作充满了天真,纯朴及灿烂。对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不知是该喜还是忧。喜的是纯朴灿烂的孩子,心中没有欺诈也容易快乐;忧得是太容易满足,进取心缺乏,难容于世。

嘿,何不就在此刻欣赏他的天真,纯朴,灿烂的美好时刻。

在这么多的画作中,特别喜爱他画的动物。这些动物的面部表情都像极了他的性格和生活观。

鹦鹉
这鹦鹉的表情像他与人聊天的姿态,呱呱的不停发言,兴奋得连羽毛都竖立了。二妹看了也笑说像极了。




海洋乐
这群海洋生物中,他活像那海豚 ---身体正向前游动,可是那不安分的眼睛正打量着四周,准备随时游向有兴趣开口说话的生物。



.
睡着的豆豆
睡眠中的他也是如此,安稳香甜。


.

成长的豆豆
豆豆初成长,好奇的看望四周的环境;既陌生又期待。

.
.

寂寞的孔雀
这画的孔雀贴满了闪亮亮的金片,可是孔雀给人的感觉盛装在身,举步为艰。妙的是,现实中的他也不喜欢盛装打扮。有时候带他出门,他竟然穿着褪色的衣物,真被他气坏了



.
.
快乐的一天。
这画中的花让我想起他的印度舞服饰。



.
.

水中捞月
这猴子会掉到水里吗?


.
.
.
母鸡生蛋
母鸡那长长的睫毛和大大的眼睛就是智康的翻版。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男人四大

哈,哈,一位在香港的男朋友寄了这篇奇文,让大家共同欣赏。
.
男人四货:

二十岁的男人是期货

三十岁的男人是抢手货

四十岁的男人是现货

五十岁的男人是跳楼货
.
.男人四怕:

怕小姐有病

怕情人怀孕

怕群众写信

怕老婆自尽
.
.
男人四花:
一等男人家外有花

二等男人家外找花

三等男人四处乱抓

四等男人下班回家
.
.
男人四鬼:
晚上 下班回家是穷鬼

晚上9点回家是酒鬼

晚上12点回家是色鬼

凌晨4点回家是赌鬼
.
.
男人四大傻:
下班就回家
挣钱自己花

吃饭点龙虾

给小姐留电话
.
.
男人四大年龄:

二十是奔腾
三十是微软
四十是松下
五十是联想
.
.
天下哥们四铁:
一铁是一起同过窗
二铁是一起扛过枪
三铁是一起嫖过娼

四铁是一起分过赃
.
.
男人四大希望:
家里有个做饭的
办公室有个好看的
身边有个犯贱的
远方有个想念的
.
.


男人四大愿望:
找老婆应娶小昭
交朋友应是令狐冲
做男儿最好做乔峰
出来混还得韦小宝
.
.
男人四大无奈:

陪老婆乏味
找小姐太贵
搞情人太累
不结婚最实惠
.
.
我是男人,我也要混得像韦小宝哦!至于乔峰嘛,看看就好了;英雄还是留给青史吧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找吃,早吃

星期天起个大早,跟上帝申请了一天的假,约了Bakeling一起到朱毛 ( Chemor) 去找吃。Bakeling是谁 ?就是那个连一道普通的菜肴也拍得很吸引人的部落格主囖!一碟豪不起眼的小白菜,通过她的镜头竟然变得如白玉般的晶莹剔透,真让人胃口大开。


在她热情的帮忙下,不得不打破界限写出了第一篇以照片为主的找吃的文章。




Chemor 是一个离怡保约30分钟车程的小镇



一如许多的小镇民风,这家美味的海鲜粉家是家庭式经营。

.

虽然只有早上8点,店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
Bakeling 说要给我的挚友玉燕一点见面礼,她跑去问了炒粉档的老板,拍下了这一连串的血蛤的照片。









嘿,这些血蛤真的又大又新鲜哦!我不晓得玉燕是否喜欢这东东。不过,这其实是本人的挚爱。

.

来囖!这是Bakeling的鱼头米面。

.

哈,这是本人的特别MENU ---- 拉拉粉
(其实它们的本名叫甲巴)



今天,托Bakeling的福,以上食品在半小时内送到我们面前。


这家店的海鲜粉最特别之处是以小螃蟹来熬汤,因此它的汤底才是镇山之宝。这家店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慢工出细货。食客们得准备虔诚的心,不太饿的胃才能品尝到好东西哦!最高纪录,本人等了一小时半。


因此,这家店也带旺了其他的食店和店里的炒粉档。在等不了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先吃点sneak (如一碟炒粉两人吃), 再吃“主菜”。这样是不是很有新鲜感呢?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醉是一种奢侈


某天,一位女性朋友无意间感叹道好久没有尝试醉的滋味。曲指一算,哈,快10年的时间没有好好放肆的喝个痛快。






从来没有真正的醉得不醒;不知道该为这样的自律感到骄傲还是悲哀。



看着各种人的醉态,是一种乐趣。有的爱胡言乱语;有的又哭又闹;有的笑声不绝;有的即兴跳脱衣舞,这些都蛮可爱的。最可怕的一种就是会使暴力的,或强迫你陪他喝的那种类型。



最喜欢微醉的感觉。它让人感到很放松。微醉的我易于满足,似乎世界都是安宁祥和的。为一句普通的笑话而笑翻天。人也像飘在云端,轻轻的不着地;也会即兴的做一些随心所欲的事,如像蝴蝶在花丛般的飘飘起舞,作鬼脸。人在半醉半醒之间,享受着如梦似幻的感觉。



朋友们纷纷说有了孩子后,醉成了最奢侈的享受。担心醉了,失去了警觉。孩子在半夜啼哭时,听不见;或听见了不愿起来照顾,让他自生自灭;也怕睡得太熟了,把孩子压在身体下,使他再也见不到天明。



几年前,连续数月的压力后,我决定好好的让自己尝尝醉的滋味。选了一瓶喜爱的意大利红酒,点燃加添了玫瑰香精油的蜡烛。独自一人待在窗前凭记忆像想莎士比亚时代的冬天。细鹅毛般纷飞的细雪,在空中飘呀飘呀的停留在茅草的屋顶,大地渐渐如裹上银装的美人,在冬天的月夜里发出诱人的呼唤。



那一夜,酒安安静静,无声无息带我到达我的理想天堂。



朋友们都叹息说他们也想拥有这样的夜,只是孩子怎么办?



原来,醉对慈母们来说是一种奢侈。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嘘,听! 我! 说!


晚餐时分,与好友共享偷来的闲情,尽情交换他人的情报 ---- 谈得口沫横飞,如啤酒广告上轻飘的泡沫。


精致的美食,合意的话题,凉爽的户外餐桌 ---- 哇,哇,哇。。。。这一切都起了神秘的化学作用,导致我们的失控。


唧唧喳喳如夏夜的蝉。


事无忌惮的纵声大笑,引起他人的注目礼。


看看自己。穿得是略微性感了些,倒不至于到暴乳的程度;干吗老瞄着我们呢?

噢,忘了现在只是清爽的夜。


不是闷热的夏夜,不该有蝉。


自我检讨了后,胡闹也胡闹够了,情报也交换的够多了,换换话题如何?讲什么呢?


哈,谈谈男人吧?


哦,谈哪方面呢?性能耐?啊。。。。兴趣来了!


“不要啦!我们都是淑女喔,那样好色啦!”朋友“好言相劝”。


什么淑女不淑女的,我宁可当熟女,也比那正经八百的淑女有趣。


也罢,勉强没幸福,别破坏这良辰美景,留下这话题跟“色”字派共享。


朋友像是坏了的水龙头般不断的讲述她的另一半如何的在照顾孩子方面的不周之处。

我耐着性子听了好些时间,同时一面不断给以认同她的苦处,她还是滔滔不绝的说着她的故事,完全没有交流的机会。


我心中顿时想起了DIGI(大马的其中一家电讯服务公司)的广告---- 本公司的配套 ho ,绝对是那些滔滔不绝瀑布的首选啦!


本来,我还蛮出色的演出忠实听众的角色。又是点头,又是给以词语上的声援,突然,我冒出了一句“其实ho,你拥有这样的老公也是挺好的啦!能帮你照顾孩子让你出来玩,你也蛮幸福的哦!”


听完我这句金玉良言后,朋友顿时如同泄气的气球般,带着仟悔的语气说:“是啊! 他其实也真的很好的。”


天啊!她顿时成了我的镜子。从她的身上,我看见了自己在同样的处境时,同样的表现。


她怎会不知道她的幸福呢!可是,再怎么幸福,当和生活上的琐碎胶结在一起时,小小的抱怨总是如肥皂的泡沫般扬起。


此时此刻,她需要的只是一双倾听的耳朵,何必急着刺穿那五彩缤纷的幸福泡泡呢!


对于听的人,那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说的人很愉快,听的人很痛苦。就是这样。


当角色更换时,我们也能够体察他人的难处吗?

适而可止的说,放松心情的听。


说比做来得容易,你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