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5, 2010

画皮难画心





画皮一部来自《聊斋》的故事。

导演选择了秦朝为影片的背景。说不出为什么,总是很迷恋汉朝之前的那些时代,特别是秦朝。那是一个充满幻想的洪荒时代,朴素迷离。

有人说,这是一部借古人之口说现代人话的影片。

古代人难道不会说现代人的话吗?还是人在感情方面根本就进步不多。那些情话其实说了千万年还是从一个骨子里出来的。不同的是,大家在服饰方面变了,高楼大厦取代了瓦房茅舍。女子从父母之命,媒酌之言到自由婚配;从出嫁从夫,到休夫自主,这些过程中,之一字的表达演变好像没有太多的变化嘛。

从前的女子,丈夫看上了别的女人,那妻子得大方的代夫出面应聘小妾,是为“娴熟大方”;现在的女子则是高调求去,成人之美,亦可为另类“娴熟大方”。

看不穿 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 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 一场梦 爱如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比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我的心只愿为你而割舍

看着自己所爱的人上演着这样的戏码时,哪个女子的心中好过。

这样的情景那所爱的人当初也是这样的对待那原配哪,当时原配是主角,今天她则成了看戏的人。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待那失魂落魄的男主角,在原配是女主角的当时,那是甜如蜜呵!

奈何在成了旁观者时,同样的场景却是凌迟处死。心被慢慢的一片一片的切割下来,好像剧中那蜥蜴妖精把人心切成片放在点心盒里待狐精享用的美点。最熬人的,不是被切心的痛,而是持刀之人是谁。

赵薇所演的王夫人,她把这角色那内心的煎熬演活了。戏中王夫人与狐妖谈判的一幕很耐人趣味。

狐懂得人性,她拒绝杀死王夫人。狐说:“你死了,王大哥会一辈子惦记着你!”意味着虽死犹生。

狐献意:“喝下这毒,你来做妖,我来做王夫人。”

多好啊!死了那么多人,就算王大哥不愿下手,碍于众怒难招,这王夫人也会被杀吧!

在谈判中,狐妖答应不再杀人取心,她愿意放弃长生不老,陪伴王大哥一起老死。

谁知到了最后,王生竟然愿意与妻子一起以死谢罪。狐妖不明白,她到底算错了那一步,结果放弃自己千年的道行,换取王生和夫人的复活。

趣味是:

如果狐妖真的如愿以偿,得到了王大哥的爱。陪伴王大哥一起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会不会有一天在这些柴米油盐酱茶醋的生活中,狐妖如梦初醒,看着那些每天重复的动作,看着自己渐渐的年老色衰,还有睡在身边的糟老头,她会做何感想?

她真的无怨无悔?还是回头太晚,只好将就的过其一生吧!

感情最有趣的时间是爱恨未明之时,当一切各就各位后,那新鲜劲是否能保存持久,的确绕有趣味,也令人回味。

Tuesday, May 4, 2010

前世,今生,来世


《聊斋》是我最爱的一部书,书中凄美的爱情让我舍不得升天。说来也好笑,迟迟不肯成为基督徒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舍不得放弃那些像书中凄美等待的爱情。

书中的人,鬼,狐,妖真的太精彩了。前世,今生,来世,等待,等待再等待;寻觅,寻觅再寻觅,那些不知结果,也不知道结果的虚幻让这无聊的世界平添了几许色彩。


新婚时曾问老公,来世你还会爱我吗?


他傻乎乎的说:“亲爱的,成为基督徒吧,过完今生我们在天堂永恒的相聚。”


永恒的相聚?那不是一点想象力也没有吗?就是像现在那样每天过着同样的日子,地老天荒。。。。不。。。。在永恒里没有地老天荒,有的是地不老,天也永远不荒。。。。。。天啊!我不要!


他不解的问:“这样不是很有保障吗?总比你的那些前世,今生,来世,还有不知道到底还会不会相遇,或干等待,又或相遇却不再相识,相爱那样UNCERTAIN 的机遇好吧!在天堂里,我一定认识你也和你在一起,女人不是要永恒吗?为什么又拒绝呢?”


那晚,为了那个不肯跟我到前世,今生,来世玩捉迷藏的“帅人”,我呜呜的哭了一个晚上;那傻子百般的用他那一套“永恒”来哄我,结果越哄越伤心。


好吧,既然那“帅人”那么喜欢永恒。那天夜里,我向上帝祷告,在永恒里永远不要和这不识相的“帅人”在一起。阿们!


那是当时的祷告啦!


现在,我正在向上帝申请“withdrawal approvement”, 不知他老人家批准了没有?


如果他老人家不批准的话,那我在永恒里怎么办?会不会看见那“帅人”对着我,“相见不相识”。天啊!那就真的成了永恒版的聊斋了!


上帝啊,你不要见怪啦!小孩子不懂事!我会好好的和这“帅人”相处的。


不过,如果能安排其他的option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